栏目分类:
子分类:
返回
考证宝用户登录
快速导航关闭
当前搜索
当前分类
子分类
实用工具
热门搜索
考证宝 > 学术 > 学术期刊 > 新媒体研究

“爸爸热”降温之后亲子类真人秀节目的再发展

新媒体研究 更新时间: 发布时间: 学术归档 最新发布 模块sitemap 聚返吧 伯小乐

“爸爸热”降温之后亲子类真人秀节目的再发展

李子琪

摘 要 亲子类真人秀节目的参与主体具象到父母与孩子,通过家长与孩子共同参与活动或经历事件的亲子互动行为,加强彼此之间的情感培养,因此这类节目通常具有大众娱乐意义和社会教育功能。2017年芒果TV推出的网络自制节目《妈妈是超人2》,借助网综崛起之势,以原创的本土化性质、各具特色的人物定位、多元化的节目结构以及丰富的节目主题,将妈妈与宝贝之间琐碎的趣事和真实的酸甜苦辣娓娓道来。作为亲子类真人秀节目的创新型发展,节目回归了母亲在传统家庭模式中相夫教子的形象,在线性的情节发展中凸显人物情感诉求,见证了妈妈和孩子共同成长。

关键词 亲子类真人秀;妈妈是超人2;节目形态分析

中图分类号 G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6-0360(2017)19-0106-03

1 研究背景概述

“真人秀”这一名称来自西方国家“Reality Television”的概念,即“真实电视”,是一种没有剧本和预演的新颖节目题材,主要强调“百分百反映真实”。这种节目是由制作者规定规则或制造虚拟情境,由普通人参与并录制播出其参与过程的电视娱乐节目[1]。随着科技的进步和碎片化时代的到来,当下的真人秀节目早已不再局限于以传统电视为载体,加之近几年广电总局“限娱令”的影响,网络综艺顺应大势,全面崛起称霸荧屏,网络运营成为真人秀节目的新生土壤,影响力毫不亚于传统电视媒体。

亲子类真人秀作为真人秀节目的一个子类别,具有“真人秀”节目的所有基本特征。在此基础上,能够更加类型化的呈现真人秀节目的形态和理念。亲子类真人秀节目的参与主体具象到父母与孩子,通过家长与孩子共同参与活动或经历事件的亲子互动行为,加强彼此之间的情感培养,因此这类节目通常具有大众娱乐意义和社会教育功能。我国最早出现具有“亲子元素”的真人秀节目可追溯至2003年深圳卫视《饭没了秀》,该档节目首次将“真人秀”与“亲子教育”相结合,将媒体娱乐与家庭关系相结合,孩子自然流露的童真童趣感染和打动了电视观众,在当时的电视真人秀节目中实为鲜见与创新,开启了中国亲子类真人秀节目的萌芽时期。

2013年,湖南卫视引进韩国MBC电视台《爸爸!我们去哪儿?》节目版权,正式推出亲子类电视真人秀节目《爸爸去哪儿》。在当今“父爱缺席”的社会背景下,《爸爸去哪儿》寓教于乐的制作模式为电视观众在亲子育儿方面提供了教育启发平台,节目在首播当日即大获成功,掀起收视狂潮。此后,《爸爸回来了》《好爸爸坏爸爸》《闪亮的爸爸》等纷纷趁势而起,无一例外以作为明星的父亲为主体,展现星爸萌娃的亲密互动。愈来愈多以“父子互动”为定位的亲子类真人秀节目层出不穷,势如破竹,致使此类节目出现扎堆现象,加之创新性缺乏,“爸爸热”势头逐渐褪去,举步不前。受众在大量同质化的节目中产生审美疲劳。

2015年,芒果TV推出的《妈妈是超人》以全新的节目定位进入大众视野,引发一股亲子类真人秀节目新流。本文将以2017年开播的新一季《妈妈是超人2》为主要文本,进行分析研究。

2 《妈妈是超人2》的节目形态分析

2.1 全新的本土化原创网络自制节目

2017年6月22日开播的新一季《妈妈是超人2》,以湖南卫视旗下唯一官方视频网站——芒果TV作为播出平台,沿用第一季中“超级正片+单线正片”的运营模式,即除每周四播出的超級正片外,周六至周二会连续推出单线正片《妈妈带娃记2》作为副本,推送不加剪辑的未删减版影像。此种原汁原味的“慢直播”的推送方式,将妈妈与宝贝之间琐碎的趣事和真实的酸甜苦辣娓娓道来,既填补了正片中未能展现的生活细节,也全方位满足了节目受众的情感需求。

与多数国外引进的电视节目相比,《妈妈是超人2》是在总结前人成功的基础上,结合国内电视节目发展形势,完成的一档全新原创的亲子类真人秀节目。它吸收了国内外真人秀节目的各类优势,并结合本土土壤进行发掘和培植,借网综崛起之势,乘风而起顺势而为。新一季的节目承续了第一季中温馨的亲子基调,持续把握情感导向的同时,再加入可爱轻快的综艺元素,无论从个性鲜明的家庭标签、紧密多元的情节编排、鲜明跳跃的场景色彩,还是趣味十足的后期制作,都全力呼应“超人妈妈”与“天真宝贝”的节目主题,以打造一档全新的本土化亲子类原创网络综艺节目。

2.2 各具特色的人物选择

尹鸿曾提到,“真人秀的目的就是构建观看对象,让观众想去看他,这点做到了,节目的基点才会构建起来”[2]48。真人秀节目观其字意可直接理解为“来自真人的表演”,也就是说,此种类型节目的首要元素是参与者,即叙事主体,因此,为构建故事的吸引力,“节目的参与者应该成为观众好奇的戏剧性对象”[2]47。在新一季的《妈妈是超人2》中,四组嘉宾皆来自明星家庭,且各具特色,这些通常出现于聚光灯下的神秘女明星,以“平民化”的身份参与节目,在与自己的孩子亲密接触的具体行为展示中,受众的窥私诉求得到满足,身份认同得到建构,符合当下受众的心理需求与体验。

胡可作为传统的中国女性形象,每天操持家庭生活,担当全能母亲的角色。在与孩子的相处过程中,胡可始终处于游刃有余的教育模式中,育子有方,对一切尽在掌握,并且能够在家庭与事业之间完成良好的权衡,代表了典型的“超人妈妈”形象。

包文婧是毫无经验的新手妈妈,在前期节目中由于需要与女儿“饺子”单独相处而一无所知、束手无策,甚至在女儿大哭之后情绪崩溃,与观众心中预设的母亲形象大相径庭。包文婧的人物设置代表了当下“快节奏”的社会现象背后,一部分忙于事业而疏于家庭的母亲形象,具有较强的公共话题舆论价值。

伊能静是焦虑妈妈的代表,在家庭中坚持凡事亲力亲为,承担着“完美主妇”的角色,生怕出现纰漏,周全地照顾自己的家庭和大儿子哈利,因此也凸显出其焦虑紧张的一面,同时,伊能静打拼多年,积累了宝贵的生活经验,也是“阅历丰富的熟龄星妈”[3]。endprint

马雅舒是宠爱孩子的心软妈妈。在节目中,马雅舒为保护子女事无巨细地考虑到每一个生活细节,表现出一个敏感、妥协、过于担心的“护娃狂魔”形象。家里排斥摆置家具、拒绝孩子玩沙、孩子哭闹便听之任之。但这样的亲子关系亦体现了母亲深情的爱意,是多元化的母亲形象呈现。

2.3 多元化的节目结构与丰富的节目主题

结构是一系列节目要素之间的组织形态,是组成整体的各部分的搭配、衔接和安排[4]。《妈妈是超人2》中,以每组母子为独立单位进行叙述,呈现四个家庭截然不同的生活状况,但并不意味着真空下的隔绝,例如,马雅舒邀请其他三组嘉宾到家中参加小儿子爱登的生日聚会,由此四条主线融合衔接在一起产生更加戏剧性的节目效果。除此之外,节目也加入一些外力因素,例如包文婧婆婆的到来、马雅舒与大女儿阿迪雅的相处等。外力元素的加入,能够消除主线平行发展的割裂感,增强联系,使得节目更具冲突性和吸引力。

节目的主题是观察类亲子真人秀,首先在节目内容设置上倾向于对嘉宾不加干扰的跟踪式、多机位隐蔽拍摄。在制作时擅于运用镜头真实捕捉感人瞬间,完整记录每一次日常互动,展现了孩子和妈妈的共同成长。节目主打“温馨牌”,例如安吉一家为爸爸准备生日魔术秀,伊能静一家的“全家福”拍摄等温情场景使观众沉浸于暖意浓浓的家庭氛围;日常生活除了温馨与浪漫,更不缺少磨合与冲突,例如第五季中饺子奶奶的到来与妈妈包文婧对立起两种截然不同的教育方式,在巨大压力的冲击下家庭氛围一度紧张和僵持。由于妈妈的情绪崩溃两辈人之间建立起沟通,矛盾才得以化解。这种现象在现代社会并不少见,因此受众在观看节目的过程中会自觉情感带入,产生认同感,提升他们对节目的兴趣。另外,“超人特工队”等剧情的加入,新鲜面孔的参与也吸引了更多的粉丝,持续制造节目关注度。

同时,作为“育儿”性质的节目,励志也是孩子成长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第十季中,安吉兄弟化身小军人,参加少年军训。安吉的责任和担当,以及小鱼儿的勇敢蜕变,使观众在感受乐趣的同时,能够树立正面积极的教育模式。

3 对节目发展的意见和建议

《妈妈是超人2》一经播出便引起广泛的关注,受众的求新心理与窥私欲望得到满足,并随之引发一系列讨论。除育儿经验得到分享与学习,节目依然有诸多问题存在争议。

3.1 全面展现事件,以均衡节目的人物设置

在《妈妈是超人2》的节目反馈中,只有胡可的教育方式赢得一片叫好,被网友称为带孩子的“教科书”,其他妈妈的教育方式则为批判居多,备受争议。例如认为马雅舒太溺爱孩子,甚至有观点提出“慈母多败儿”;秦昊对家庭太不用心,因此不赞同伊能静的隐忍和付出;包文婧从来不照顾女儿,不合格、不靠谱。只有育儿有方、勤劳坚强的胡可,得到了网友近乎一边倒的好评。这样的人物设置展现方式难以产生均衡的效果,容易产生不公平心理,在标杆式的对比中易造成受众心理的失衡和公众舆论的过度批判。

每位母亲都有自己的育儿方式,并且这些方式各具特点难以完美。节目组在前期筹划过程中,应对每一组家庭做到充分的了解;在录制时,尽可能地利用情景场景,全面展现事件发展,对每一组家庭的和睦与冲突合理呈现。通过全面呈现与合理分配,才能均衡人物设置和冲突事件,消除受众偏见,扩大受众群体,产生良好的媒体效应。

3.2 保护儿童天性,以克制成人化危机形成的“童年消逝”

真人秀节目中,孩子作为亲子节目的叙述主体,且天真可爱,在互动表现时往往受到瞩目,节目录制不可能做到24小时不间断呈现,因此产生选择。节目的后期剪辑和呈现方式往往会影响受众的评价。例如在节目中,马雅舒的女兒米雅任性闹脾气,并且由于不想跟爱登玩耍便告诉妈妈爱登“打人”,因此“爱撒谎、动手打人、脾气暴躁”等负面评价强加于米雅身上,引起网友指责谩骂。事实是,节目在后期剪辑过程中为了追求戏剧性和故事性而剪掉了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

孩子是单纯无邪、不谙世事的“初长成”,每一个成长中的孩子都需要被教育与被呵护。节目在后期剪辑过程中,应避免蒙太奇产生的画面歧义产生断章取义的效果。武断的认定一个孩子的人品,以成人化的批判标准过分苛责儿童,甚至为了逞口舌之快对孩子恶言相加,是对儿童人格的榨取,造成孩子“童年的消逝”甚至严重的身心伤害。

3.3 结合社会现实,以缩减人物职业角色淡化造成的受众落差

随着时代的变化和发展,女性从单一的家庭关系中解放,逐渐走向多元。由于高速的工作方式和巨大的生活压力,现代社会新女性通常同时承担家庭与职业两种角色,没有充足的时间陪伴孩子,无力扮演“全职妈妈”,由此难免发生角色冲突。《妈妈是超人2》节目场景通常设置在家中,或者母子相伴参与户外游戏,全力展现母亲回归家庭,与孩子其乐融融的美好时光。虽然对嘉宾的职业情况偶有提及,例如胡可照顾家庭之余不忘拍戏、包文婧忙于工作而忽略参与孩子的成长,但是节目中鲜有呈现。

淡化节目中人物的职业角色,会产生与现实社会的差距。观众一方面沉浸于亲子节目的温情,另一方面由于自身角色冲突而对全身心的亲子生活望而难及,产生受众距离感和心理落差。因此,在节目制作过程中,可以通过内容设置,适时加入一些明星妈妈忙碌的工作场景,与带娃的家庭身份相结合,更贴近现实生活。

4 总结

古有语“妇人弱也,而为母则强”,母爱的天性使社会意义中的“弱”与“强”对立而相交,情感冲突得到呈现。《妈妈是超人2》作为“爸爸热”降温之后亲子类真人秀节目的创新型发展,回归了母亲在传统家庭模式中相夫教子的形象,在线性的情节发展中凸显人物情感诉求,见证了妈妈和孩子共同成长。当今的真人秀节目,想要获得良好的收视与口碑,必须从生活实际出发,以观众感知为出发点,立足社会功能和教育意义,发扬创新力和人性化,寓教于乐,才能赢得长足发展。

参考文献

[1]陈旭光.影视受众心理研究[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224.

[2]尹鸿,陆虹,冉儒学.电视真人秀的节目元素分析[J].现代传播,2005(10):48,47.

[3]本刊编辑部.《妈妈是超人2》最美暖综华丽变身,三月花漾来袭[J].声屏世界·广告人,2017(3):135.

[4]张绍刚,史芮英.纪录形态真人秀中的结构和剧情[J].现代传播,2014(3):79.endprint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 考证宝www.kaozhengbao.com
本文地址:https://www.kaozhengbao.com/xueshu/40115.html
我们一直用心在做
关于我们 文章归档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c)2021-2022 kaozhengbao.COM

ICP备案号:晋ICP备202100324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