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子分类:
返回
考证宝用户登录
快速导航关闭
当前搜索
当前分类
子分类
实用工具
热门搜索
考证宝 > 学术 > 学术期刊 > 新媒体研究

文化交融下的后现代碎片

新媒体研究 更新时间: 发布时间: 学术归档 最新发布 模块sitemap 聚返吧 伯小乐

文化交融下的后现代碎片

丁明

摘 要 中国电影为满足不同受众群体的观影需求,呈现出多种类型与风格并举的电影产业格局,其中,喜剧作为典型的类型元素散发了蓬勃的生命力。然而,中国喜剧电影受限于并不成熟的叙事技巧与创作模式,在抄袭和模仿的泥潭中始终难以突破,以至于一度造成观众的观影疲乏。随着其他媒介的发展与拓展,新媒体视频向喜剧电影“跨越”,喜剧电影逐渐融合了互联网的媒介元素,试图在自媒体中汲取新鲜血液以重获新生,这也一度促成了电影产业崭新的生态格局。毋庸置疑,一部分影片所表现出的短浅价值观和功利心理一度导致喜剧电影乱象十足,但兼容并包的态势始终是电影发展的必然选项。一方面,喜剧电影借系媒体视频中热火朝天的喜剧因子供自身升温,另一方面,喜剧电影从新媒体媒介中收获经验的同时,打破模式藩篱并总结出新的叙事方法以提鲜己身。

关键词 新媒体;喜剧电影;后现代

中图分类号 G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6-0360(2017)20-0047-02

从2013年的“大数据元年”伊始,电影创作历经“网生代”“IP热”等文化热潮“洗礼”,以前所未有的态势向娱乐资本趋近。伴随着互联网与电影的殷切联姻,二者之间的矛盾也异常突出:票房一路飙升的同时口碑却也零落谷底、缺失电影性的同时却又极具社交意义、受众分层严重的情况之下却又能引导话题走向。尽管两者之间矛盾丛生,但两者间的桥梁源于当下互联网无法避及的娱乐属性,这种娱乐属性恰恰由大量喜剧文化因子造就,这也是多数新媒体作品改编喜剧电影的直接原因。不仅如此,随着微博及微信公众号的团队运营带动之下,新媒体中的视频日趋专业,而视频作为网络影像化传播的终极形态,正是通过典型的娱乐属性席卷了公众的视听空间。从微信公众号到微博大V,各类网友口中的“段子手”参与了网络喜剧文化的建构与传播的同时,无不体现出喜剧的后现代特征。

1 小成本的IP模式

仅投资2 000多万元的喜剧电影《煎饼侠》,在首映当天就刷新了国产2D电影的单日票房纪录,并迅速突破10亿元票房的大关。《煎饼侠》脱胎于2年内便累计点击量超过27亿(前三季)的自媒体视频《考高分男士》。换言之,《煎饼侠》的成功离不开优质的“IP”铺路,已拥有庞大固定受众的自媒体视频能最大程度上降低影视投资的巨大风险,因此自然而然的受到影视投资者的青睐。但宝药并不万灵,同样脱胎于自媒体且借热门IP创作的《万万没想到》等影片却呈现票房窘态。同年上映的《万万没想到》,是由叫兽易小星执导的喜剧电影。该片脱胎于经优酷网播放的被称为“2013年第一神剧”的同名网络自制系列迷你剧,该剧截至2013年11月便网络累计播放量突破2.3亿次大关,并刷新了网络自制剧的最高播放纪录。《万万没想到》尽管在宣传、发行与《煎饼侠》模式雷同,但在影片点映之初便遭遇口碑滑铁卢,公映票房远低于片方预期。究其原因,电影《万万没想到》在内容上叙事薄弱、结构松散,以至于人物和情节不足以支撑电影化叙事,成为一次失败的IP转化。这也直指了仅依靠炙热IP并不可能打造绝对票房优势,IP并非喜剧电影的万金油。

2 碎片化的内容趋势

言归内容,当下由新媒体视频转型而来的喜剧电影多数呈现碎片化的内容形态,《煎饼侠》便是其中典型。多年来作为春节联欢晚会重头戏的喜剧小品在潜移默化中培养了中国观众独特的喜剧情趣,东北式喜剧已经依靠着其独具一格的喜剧品味在当下的舞台、荧屏和银幕上占有绝对话语权,一度主导了中国观众的喜剧追求。大鹏作为赵家班成员,无疑复制了当下最为流行的喜剧创作小品化模式。《考高分男士》每集由彼此内容互不衔接的小品组成,情境中充斥着荒诞、恶搞的行为,这些行为既迎合了社交网络吐槽文化,又使得青年群体暂时消弭掉高压社会下的种种失意,使他们感觉从正统精英文化的裹挟中逃逸。导演董成鹏在构思《煎饼侠》时,曾想照搬《考高分男士》的既定套路,将其直接扩展成一部100分钟由碎片化小品组成的大银幕作品,但过于碎片化无疑不符合电影的创作规律。《煎饼侠》创作团队最后择定的“戏中戏”构思,使得碎片化的小品被套层结构自然而然地拧成了一根绳:通过董成鹏自身的生存危机以及其剧组创作过程中所发生的种种事件作为影片外层结构,引出了各路明星独立故事的内层结构。《煎饼侠》的剧作结构虽不直接等同于小品式的拼贴,但叙事间缺乏紧密有机的联系,仍显得琐碎片面。但在互联网所带来的碎片化消费下,这种小品化的喜剧风格已经逐渐推至喜剧片创作的主流。

3 青年化的审美诉求

改编自互联网同名漫画所制造的视频《十万个冷笑话》一经微博宣发便产生轰动。第一集《哪吒篇》经视频网站播出,在播出短短一周内便收获播放量数千万次。紧随其后的大银幕之旅,更是一次“二次元”文化的成功转化。《十万个冷笑话》较高质量的完成了快节奏的叙事,再在宣传上大做文章:影片通过点映引发动漫爱好者的高口碑,再由口碑经过互联网迅速发酵,成功保住了票房市场。《十万个冷笑话》同《煎饼侠》同样表现出对于“草根”群体的重视,《煎饼侠》直接反映了“草根”主角的成长故事,而《十万个冷笑话》更强调“做互联网思维的产品”,它直接由各路草根亲力操刀完成。其喜剧模式也融合了二次元、无厘头、恶搞、重口味、吐槽等诸多带有草根文化倾向的互联网基因。影片用吐槽的方式触摸网络文化,以恶搞的手法链接经典作品,既适应了青年观众对于娱乐化追求,又符合了青年亚文化的审美情趣。这个被冠以“草根动画”的电影作品,最终收获了现象级的关注和数亿次的点击率,《十万个冷笑话2》也于大银幕前热映。

由新媒体视频改编而来的喜剧电影良莠不齐,票房亦高低不一,这似乎是一次宣告:叙事才是电影最为核心的创作能力。如果国产喜剧电影一味地依赖话题性、小品化以及网络热词来吸引观众,在严重缺乏整体喜剧构思的情况下,再炙热的IP也回天乏术。当然,这种喜剧的即时组合能够在短期内迅速满足当下观众的观影需求。尽管如此,由新媒体视频改编而来的喜剧电影呈现出速食消费化的通病,这种先天的疾痛倘若无法与电影本性相调和,势必将两者之间的联袂逼入死角。这就意味着国产喜剧电影亟待在叙事层面上进行调整,使其更具系统化。喜剧电影不仅要借鉴新媒体所提供的创意性和想象力,更应堤防新媒体视频所遗留的叙事碎片化和人物浅表化等问题,最终实现喜剧形态、样式、风格等方面整体化和统一化的改编。数据融合、资源共享的大时代背景下,艺术终将呈现大兼容、大聚合、大延展的状态,电影亦应当对于新形式的出现体现出强大的包容性。当下喜剧电影市场更应该注重电影制作的精度和水准,内容的深度与向度,而不应过多纠结于其外在形式。毋庸置疑,由于新媒体视频与喜剧电影之间存在的某种密切关系,两者之间达成真正意义上的融合必然可行。当然,如果新媒体视频依旧不得其门而入,则终会是昙花

一现。

参考文献

[1]杨柳.消解与恶搞的狂欢——国产小成本喜剧电影与青年亚文化[J].北京电影学院学报,2010(2):25.

[2]饶曙光,尹鹏飞.中国电影新格局与喜剧电影创作[J].民族艺术研究,2016(3):94.

[3]贺彩虹.近年来中国喜剧电影的小品画现象及反思[J].山東师范大学学报,2012,57(1):152.

[4]王一川.小品式喜剧与市民社会乌托邦——《有话好好说》印象[J].电影艺术,1998(6):31-35.endprint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 考证宝www.kaozhengbao.com
本文地址:https://www.kaozhengbao.com/xueshu/40143.html
我们一直用心在做
关于我们 文章归档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c)2021-2022 kaozhengbao.COM

ICP备案号:晋ICP备202100324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