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子分类:
返回
考证宝用户登录
快速导航关闭
当前搜索
当前分类
子分类
实用工具
热门搜索
考证宝 > 学术 > 学术期刊 > 新媒体研究

基于新媒体语境下影视人类学的新生态发展

新媒体研究 更新时间: 发布时间: 学术归档 最新发布 模块sitemap 聚返吧 伯小乐

基于新媒体语境下影视人类学的新生态发展

陈彦圻+张连军

摘 要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新媒体平台的接连出现,促进了新媒体时代的到来,极大改变了人类的生活习惯和思维方式。而作为以“人类”自身为核心研究对象的学科,影视人类学则应紧跟时代步伐,梳理发展脉络。文章基于新媒体和影视人类学相关概念,重点分析了新媒体语境下影视人类学的新生态发展,以供参考借鉴。

关键词 新媒体语境;影视人类学;新生态发展

中图分类号 G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6-0360(2017)23-0048-02

新媒体时代的到来,影视人类学研究也进入了全新的发展阶段,传统的研究手段已难以满足当前的实际探究需求,因此,无论是研究方法,还是应用设备,或是探究技术都应基于新媒体语境做出相适应的调整,以实现学科内涵的进一步丰富。因此,本课题对新媒体语境下影视人类学新生态发展的研究具有积极意义。

1 相关概念界定

1.1 新媒体

新媒体,即New Media,从狭义角度看,顾名思义,其就是指新型或者新兴的媒体形式。而从广义角度看,新媒体指的是基于新技术而出现的媒体形式,例如,数字报纸、电子书籍、移动影视、数字电视、智能电视以及移动网络等等,相较于传统意义上的报纸、杂志、广播和电视四大传统媒体,新媒体被称为第五大媒体,其具有5大特点,即数字性(digital)、交互性(interactive)、超文本性(hypertextual)、虚拟性(virtual)以及网络化工作(networked)。

1.2 影视人类学

所谓的影视人类学,即Visual Anthropology,亦称为视觉人类学,指的是运用影视手法,对人类活动和文化进行深入研究的学科,其是人类学的研究分支。影视人类学的研究对象与人类学一致,但其重点关注对象乃是影视手段在人类学研究中的作用、性质和运用规律以及人类学片的类型、特点和制作手法[1]。从早期人类的壁画创作开始,到如今电视和电影等影视载体的出现,视觉科技的不断进步大大丰富了影视人类学的内涵与形式,20世纪70年代,该门学科已具备了完整的研究理论、研究方法以及探究体系并逐渐实现了发展壮大。

2 新媒体语境下影视人类学的新生态发展

2.1 以全新手段记录世界文化

知名的人类学家玛格丽特曾说:“不用电影记录消逝的文化是一种不可原谅的疏忽。”由此可知,影视记录是人类学研究必不可少的手段之一。在长达一个世纪的时间里,欧美各国的人类学家利用影视技术,拍摄了大量的人类学影片,而该种记录形式大大促进了人类学的发展。对比于以往的田野调查和文本记录形式,影片记录方式则有效补充了原有文化资料,更为真切地反映和保留了文化特性。随着科学技术的持续发展,越发先进的记录手段为人类学研究开拓了全新的研究思路,记录手法不再局限于传统的笔录形式,而是通过影像拍摄,以声音和图像还原文化的本来面貌,从而记录下更为真切的文化信息。例如,早期的影视人类学影片《Nanook of the North》,由于影像技术尚不成熟,因此记录者只能借助大量的描述性文字对图像进行阐释,不得不说,该种记录方式既生硬又刻板。而随着技术的进步,无论是人类学家,还是普通大众对人类影视学影片的解读将会更加容易,与此同时,随着编码形式的日益多元化,解码方式也出现了更多的可能。在过去的田野调查时代,人类学家的首次编码行为就是人工的文字记录,即其结合自身的学术经验对观察结果进行描绘,但文字的描绘能力十分有限,再加上主观性因素的影响,使得编码过程也缺乏一定的客观性。针对人类这一复杂的目标对象,一切的文字描述难免会出现歧义或失真现象,而借助影视手段,则可有效记录人类行为,使得研究对象的特性更为清晰,特别是便携式高清DV和便于操作的编辑软件的出现,大大便利了影视人类学的研究。

而新型的多媒体技术则极大推动了人类学的研究。不仅影视资料的复制和储存越发便利,而且其也推动了田野调查的专业化发展,如人类学家可随时通过互联网获取相关的知识信息,同时在调查过程中,人类学家也可借助媒体技术对影像进行实时编辑并上传原始素材,打破了以往的时空限制,实现了学术资料的实时共享。例如,南加大的Gary Seaman教授就提及了一种Yanomamo互动光盘,其具有超大的储存容量,不仅可有效存储经典影视人类学影片,也可提供海量的与影片相关的描述性文字,如此一来,相关研究者便可对其进行二次剪辑,基于原始素材开拓全新研究角度,以此来深入挖掘人类文化[2]。

2.2 消除跨文化交际障碍隔膜

在当前的新媒体语境下,打破文化壁垒、消除民族主义观念的重要手段就是推动跨文化交流。不同民族文化只有通过深入交流和接触,才能够摒弃文化偏见,消除文化之间的障碍与隔膜,进而实现民族文化的相互学习和借鉴,只有不断吸收外来文化精髓,各民族文化才能长期保持创造力和活力。而影视手段则可有效传达文化平等交流观念,进而推动民族文化的交流与融合。

随着新媒体技术的不断涌现,其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现如今,世界范围内不同语言、肤色、民族和信仰的人们,生活习惯逐渐趋同,即借助社交媒体和移动网络认知世界,人类的行为模式已经从传统的实践方式转变为“刷新”社交媒体和观看影像视频来获取必要信息。虽然当前人与人之间面对面交流形式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减少,但全球联网形势却使得跨文化交流更为简单轻松。在这一过程中,来自各个地区的人们普遍对新媒体技术产生了日益高涨的依赖感,而这恰恰为影视人类学影片的传播和推广带来了巨大机遇,其消除文化偏见的作用也将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如YouTube、Facebook、Instagram、土豆、WeChat以及微博等均为影视人类学影片提供了广阔的传播平台,而人们也可更为快捷地观看相关影片并对其文化内涵进行解码,以此来进一步丰富文化意义。

2.3 凭借全民参与,推动学科的建设和发展

传播学家麦克卢汉提出了“媒介即信息”的著名观点,将其放置于当前的新媒体语境中则有了全新涵义,即当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类都将自身拍摄的与人类学相关的影片上传新媒体平台并引发众议时,这一过程就可直观展现人类行为,即不同阶段或种族的人们对人类学议题的关注程度或者议题讨论中的优势群体等。从技术手段层次来讲,影像技术的发展,尤其是拍摄设备和编辑技术的进步,有力地推动了人类学研究与电影摄制的有机结合,而这也为人类学研究的全民参与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在这个时代,以WeChat、微博以及短视频为代表的自媒体高速发展,再加上YouTube、Facebook、Instagram、WeChat以及微博等移动App的出现,为人类学研究者提供了大量的原始素材。在當今的影视人类学研究领域,研究者往往一人要肩负导演、摄影师、剪辑者以及理论者等多项职能,这一趋势大大提升了研究效率和作品权威性,而新媒体时代的带来则为研究者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即为其提供了广阔的发声平台。

而从研究机构来看,新媒体技术的不断发展使得影视人类学研究机构不再局限于传统的学术机构,而逐渐向普通大众延伸。现阶段,影视人类学影片的研究机构更为灵活多变,无论是专业的纪录片拍摄组织,或是人类学研究学会,或是普通的高校学生都可参与到影片的创作和拍摄中去,可以说,影视人类学影片摄制逐渐从以往的大规模、集团化制作向小规模、小组织方向转变,即实现了研究的全民参与,从而极大地推动了影视人类学的发展[3]。

3 结论

总而言之,新媒体时代的到来为影视人类学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遇,不断革新的传播平台推动了学科研究成果的宣传和普及。但与此同时,基于新媒体语境下的影视人类学也面临着巨大挑战,如何加强对人性的剖析、把握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以及创造更为有利的生存空间都是新媒体时代下,该学科的重点研究内容。

参考文献

[1]李文英.试论新媒体与影视人类学的发展[J].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16,37(6):110-116.

[2]余点.影视人类学在新媒体语境下的新生态发展[J].北京电影学院学报,2014(5):9-14.

[3]杨伟.新媒体视域下的影视人类学发展脉络探析[J].东南传播,2015(4):18-20.endprint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 考证宝www.kaozhengbao.com
本文地址:https://www.kaozhengbao.com/xueshu/40254.html
我们一直用心在做
关于我们 文章归档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c)2021-2022 kaozhengbao.COM

ICP备案号:晋ICP备2021003244-6号